故事的開始

2015年的7月,我抵達了美國的舊金山機場,搭了兩個小時的接駁車後,到達加州首都:沙加緬度。

我永遠記得踏上美國的那一刻的感覺,那是一種迎接全新的人生跟夢想成真的感覺。但同時,從舊金山機場一路到戴維斯、沙加緬度的景色,和我想像中的美國有極大的落差:這裡有繁華的街道、泛著金光大夏跟高樓,卻也有髒亂不堪的街景,和數量驚人的流浪漢。我就像劉姥姥,被車窗外流轉的每個景色深深震撼著。

接下來,一切都是新的開始。還記得第一次過馬路,我們連怎麼過馬路都不知道,還把一個在旁邊慢跑的路人攔下來問,後來才知道原來過馬路要按按鈕。我和一起來到美國的台灣室友笑著說,連過馬路都得重新開始學!我們就像初生之犢,雖然畏懼,但也只能硬著頭皮從頭學起。

我們開始學著怎麼搭公車跟輕軌、去監理站辦證件、去銀行開戶、租房子、處理家中的水電網路、去學校報到準備入學。我們適應用另一種語言表達跟溝通、適應在異地完全截然不同的文化。在這裡租房子,是完全沒有傢俱的,而且沒水沒電沒網路,一切都得自己去不同的公司處理。有時候,輕軌可能因為不明原因遲到一兩個小時。美國地大,大眾交通工具不像台灣這麼方便,去一個地方公車跟輕軌繞一繞也要一兩個小時。一天下來,能辦好的事情也非常有限,加上時差,我們每天都疲憊不堪。我們還得學會提高警覺。因為搭輕軌的時候,可能會有奇怪的人搭訕,或是流浪漢來要錢。對我們來說,一切都和台灣是截然不同的世界!

那時候,想省錢的我們,來到美國的第一餐是麥當勞,我們兩個人分著一個漢堡吃,結果晚上一整個餓到不行!家裡的傢俱只有一個床墊,連床架都省了。熱的時候捨不得開冷氣、冷的時候也捨不得開暖氣。因為外食昂貴,我們開始學著去超市買菜做料理,每天都非常充實忙碌。

很多人會質疑,為什麼一個家境小康,而且已經有大學學歷、穩定工作的我,還要花這麼多錢,大老遠跑去美國唸社區大學,而不是追求更高的學歷?其實申請學校的時候,學校也很疑惑的問我們念社區大學的目的。其實,我到美國唸社大並不是為了追求學歷,而是為了找尋對人生的熱情,做一件自己最想做的事,用盡全力的把它做好。對很多人來說,這樣的理由可能很空洞、不切實際。但從小接受台灣的教育長大的我,因為在學業上並不突出,不自覺的總是用成績來定義自己。念到大學,腦中總有很多想法,但總沒自信去實踐,也找不到自己熱情的所在。我的目標很簡單,就是跳脫這個框架,找到自我並且實踐。抱著即使沒有找到就當作是去練英文的心情,我踏上了著個充滿驚喜的旅程。